188bet > 洗华 > 001.花落去1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rubao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已上中天。密林深处,一群少男少女吵吵嚷嚷着愈行愈近。

    “我就说不要进这个林子了,你们非不听!现在好了,都出不去了!”

    “有本事你就别跟上来啊!”

    “就是就是!一有事就瞎嚷嚷!你怎么不自己走出去!”

    “这回还不知道会怎样呢!咱们又不是散修,两大家族的人进来出不去了,让人知道还不得笑死!”

    一人哀叫道:“完了完了,别说了……我爹他一定会打死我的……”

    另一人笑道:“我说琉明,你爹都说过多少回要打死你啦?你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幽怨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一群人哄笑着,从林中转了出来,面前便出现了一片平地,耳中也有淙淙流水的声音传来。

    十几个少男少女立刻精神一震,觉得希望降临,四肢百骸霎时灌满了力量。

    这些少年们都是大家族的小辈,比不得长辈们都辟了谷,此时早已是饥渴难耐得前胸贴后背了,听见水声便如见了老乡般亲切,具是欢呼一声,都觉得离出去不远了——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

    这时,一个少年道:“你们看!那边好像有个人?”

    虽是夜幕低垂,头顶月照也不甚明亮,但这群年轻的修者目力是一个塞一个的好,还是能将面前景象看个清楚,只见一名身穿白衣的纤细背影,正背对着他们……洗脚。

    洗脚!!!

    先前那个哀叫“完了完了”的人此时已经变成了惨叫:“啊啊啊我的水!我要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片愁云惨淡呜呼哀哉,具是对罪魁祸首充满了恨意。

    姑娘们自是不好意思发飙,不过少年们好意思就行,十来个少年当即一捋袖子,嗵嗵嗵逼过去,大叫道:“我跟你拼了!你洗了脚人家还怎么喝水……啊!”

    众人连忙扶住后退的打头阵的那个少年,都道:“哇!苏之霄?!怎么了怎么了?莫非不是人?”

    这深山老林的,遇到怨灵鬼魂什么的极有可能啊!

    那少年道:“不是……这个是女的!”

    众人奇道:“看背影就知道了吧,你吃惊什么?”

    苏之霄立刻炸了:“那你们还冲过来看人家洗脚吗?!太不像话了!”

    一帮人面面相觑,皆在心里默默腹诽:苏家人就是屁事多啊!

    然后,一声轻笑传了过来。

    乱哄哄的声音戛然而止,众人扭头看去,这个身影不知何时已经转了过来,一双赤脚湿漉漉地搭在石头上,正笑眯眯地面对着他们。

    这人眉目清秀,生得一张娃娃脸,狭长的眼瞳漆黑如夜,只是不知何故左眼上缠着白绫,这道白绫覆过左眼来到脑后,又充做发带缠住了半数发丝,给这张乖巧的脸上平添了几分不羁,但她浑身的气质偏偏又是温和的,于是这份不羁看起来也就不显张扬,反而让人瞧着十分顺眼。

    “……”少年们难得默契地集体沉默了,那苏之霄虽想说话,不过当他一瞥到姑娘的赤脚,便迅速扭过了头表示君子,保持沉默。好半天,才有人开口道:“……这位姑娘,我们需要饮水……”

    言下之意,你怎么能拿这水洗脚呢!太不应该了!

    姑娘非常善解人意地挪了地方,抬了抬下巴,意思非常明显:喏,饮吧。

    ……真是太恶劣了!

    众少年登时七窍生烟,忍无可忍之际,正待怒斥,她却又不紧不慢地说话了,一开口,是温和干净的嗓音:“喏,那边那口泉眼,那水口感不错,这边的就用来洗洗睡吧。”

    众人齐刷刷侧头一看,这条溪流旁果然还有一个泉眼,正汩汩往外涌出泉水,看起来甚是甘洌。

    少年们顿时无话可说,还有点莫名失落。

    况且就算是只有这一条溪流,那也是这姑娘先找到的,先来后到先到先得,他们好像也没立场指责她?

    ……意识到这一点的少年们更失落了。

    招呼同行的几名少女过来整顿,让她们先去上游整理自己,众少年在下游又唠叨开了,叨着叨着,一名少年忍不住问那靠着岩石的姑娘,道:“这位姑娘是散修吗?只身一人来苍元山的吗?”

    听这声音,姑娘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戏谑,道:“你是刚刚说——‘完了完了我爹他一定会打死我的’——那个人吧?”

    “……咳。”此少年顿觉脸上无光。

    “琉明你听听,学得多像!”周围人故意惊叹。

    少年大怒,道:“住口!小心我爹揍你们!”

    “哎呀我好怕呀!”众人笑作一团,齐齐往一个少年身后躲去,道:“琉光你看看你弟弟,就知道拿你爹吓唬我们,像什么样子!羞不羞?!”

    那少年顿时炸毛,道:“住口!我要你们好看!”便扑了上去,和他们嘻嘻哈哈地扭打起来。

    被称作琉光的少年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同姑娘道:“不好意思,见笑了。”

    姑娘微笑着矜持道:“嗯。”

    这少年一时不知该怎么再开口,想了想,接着他家弟弟的问题道:“姑娘是一个人吗?若是一个人,不妨同我们一道,一个人实在太危险了。”

    姑娘道:“第一次入山?”

    少年道:“是的。”

    姑娘道:“明日午时就闭山了,你们找到出去的路了?”

    少年噎了噎,道:“……没有。”心道,她怎么知道他们迷路了?

    这是个好问题,但是问出来姑娘也只能说是经验,毕竟她曾经也在这里迷过路,深知这里地形的复杂曲折。

    姑娘道:“这半个月你们辛苦了。看你们应该是大家族的吧?白家?苏家?盛家?”

    少年道:“不错。不知姑娘是?”

    姑娘差点将“苏潼”二字脱口而出,想了想,她道:“在下白潼,一介……”

    那少年琉明忽然喜道:“姓白?哥!你看她也穿着白家的家袍呢!原来她也是白家的人啊!”。

    “……”苏潼看了眼自己穿着的蓝边白袍,上面果然有一个兰花沾露的白家家徽,又抬头看了眼琉光琉明这对兄弟,默默把后面的“散修罢了”吞进肚里。

    幸好幸好!悬崖勒马得及时。不然让她如何解释身上衣袍的来历?总不能说是扒了别的白家族人吧……

    白琉光道:“琉明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原来姑娘也是白家人啊,好巧!”

    苏潼干笑道:“好巧,真巧。”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心里蓦地有种一股不好的预感,心想走为上计,随即立刻跳下盘坐的岩石,麻溜地一边穿鞋一边道:“各位好好休息,我突然有事先走了!”

    她话音未落就要跑,冷不防却被一只手拉住了衣袖,道:“等等!”

    苏潼回头一看,拉住她的少年正是那个苏之霄,先前被腹诽就是屁事多的苏家人,毕竟是本族嘛,苏潼还是很给面子的,立刻停住,表示可以等一等。

    苏之霄于是松开手,清咳一声,道:“……我是想说,呃,姑娘你不如听白琉光一言,与我们一道出山?这里确实有很多危险之处,一个人不大安全。”

    苏之霄剑眉星目,面容俊朗,苏潼盯着他这张脸,忽然道:“你父亲可是苏远征?”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