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 > 重生做军医 > ?1. 重生东北小村姑

?1. 重生东北小村姑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rubao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973年春,雪才化了没多久,大东北的一个小山村靠山屯的村民们就开始到地里劳作了。春耕了,生产队组织大家抓紧时间松土。陈安安穿着大花袄,挎着一个大篮子给爹娘还有大哥、二哥送饭。经过一道道的田坎,遇见了人她就礼貌的打招呼。村口的胖婶叫道:“哎呀,安安来给家里人送饭啊?快去吧,他们在那儿呢。”安安礼貌地道谢就往那边去了。

    ?看着四周热火朝天的干活场面,陈安安叹了一口气。她来到这个年代已经十六年了。她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懒散宅女变成了六零后。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她,如今也习惯了村里的生活。陈安安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在二十一世纪,是父母和兄长捧在手里的宝贝,娇养着长大。莫名其妙一觉醒来,重生为小婴儿。她的投胎技术也很不错。在这个特殊的年代,哪个村里的姑娘在她这个年纪没下地干过活?可她硬是被家里宠着,没干过一点农活。

    ?要说陈安安被这样娇养着难免会有人说闲话。可在这靠山屯,也只有跟安安同一辈儿的小姑娘们心里有些羡慕嫉妒。村里愣是没人说过安安的闲话。这就不得不提陈家人在靠山屯的地位了。

    ?陈家现在虽然是农民,但祖上却是出过御医的。要说这样的出身在七十年代很可能被打倒。可是陈家爷爷年轻的时候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后因伤退役了。所以陈家的成分好得很。而且在这个离县城比较远的小山村,村民都比较淳朴。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陈爷爷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大夫。因此大家都尊敬他。

    ?陈奶奶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本身曾经是民国的富家小姐,还是上过大学的那种。最后却凭着一颗报国心投身了革命。等陈爷爷回到靠山屯,她也跟随者来到了这个东北偏远小山村。她做过村里的妇女主任,会教孩子们认字,很受村里的人爱戴。

    ?陈爷爷和陈奶奶都是知书达理的人。他们一生育有两子。大儿子如今是村里的生产队长,叫陈广言。二儿子就是安安的父亲陈广福。如今两个儿子都娶妻生子了。明理的老两口早早地将家产做了分配。等他们百年后就分家。如今两兄弟还与父母住在一起,生活融洽。

    ?陈家大伯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陈安林读书医术方面都没天赋,在家务农,二儿子陈安勇如今比安安大一岁,一心想要追随爷爷的脚步,正准备参军。陈安安的父亲生有一儿一女,是一对龙凤胎。儿子女儿都有读书的天赋,如今的世道不好,也没上学了。不过儿子陈安华借了知青的书抄了,一边下地挣工分,一边在家里学习知识。他们家还算有些关系,想让他去当工农兵大学生。

    ?陈家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陈安安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儿很是得宠。陈安安在医术上很有天赋。家里也将她作为家传医术的传人。所以她从小只是做做家务,家人从不让她干重活。陈安安在奶奶的教育下,颇有一些大家闺秀的气质。但她毕竟是要上山采药的,所以她可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人儿。

    ?陈安安如今虽不算出师,但陈爷爷毕竟年纪大了。早在一年前,除了特别严重的疑难杂症。村里的人来求诊,基本都是安安接诊的。通过一年的累积,安安在方圆几十里也是小有名气的小神医了。所以村里的人对她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家不下地也没什么闲言闲语。只是在考虑未来媳妇儿的人选上,将安安踢出了名单。陈爷爷和奶奶也知道村里人的想法。可在他们眼里,安安以后也是要上工农兵大学的,怎么也不会在村里面找对象,所以他们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继续宠着陈安安。

    ?陈安安人看着清秀,身材在大东北只能算是娇小,勉强过了一米六。行事作风也不像个村姑。唯一能证明她是农村人的就是她那一把子劲。挎着大篮子,身后还背着个背篓,七个人的饭菜加水。她送到地头,愣是没有喘过一口粗气。陈爷爷说了,做中医要针灸,手绝对不能抖。而且现在西医在很多方面更加方便,以后他打算让安安去医学院。所以他对安安的体能要求很高。

    陈安安走到地头,对着地里的人脆生生地喊道:“大爷?还有些冷,多穿点。”陈安安看了一眼家里人脚上的草鞋,不置可否。陈广言走过来哈哈大笑:“老二啊,看看咱们安安刚刚看咱们脚上的鞋的表情。真是逗死个人了。”

    ?七三年,家家户户都吃不饱。如今春耕,就吃干的。陈奶奶烙的玉米饼子,还有安安上山采的野菜,蘸着酱,一家人吃的很是香甜。吃完饭,陈广言道:“下午华子就不要下地了。安安肯定要上山采野菜的,现在才开春,山上的野兽和蛇都出来了。你跟着安安一起去,顺便打些猪草回来。”

    ?陈安华点点头:“好的大爷。”回去的路上,篮子和背篓就转移到了陈安华的背上。

    ?两人刚进家门,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陈爷爷跟陈奶奶说话的声音。陈爷爷有些叹息道:“安安和华子都十六了,这会子倒是可以去上工农兵大学了。不过现在名额少,我跟上面还有些关系。不过今年就只能给我们一个名额。整个东北不知有多少人,另一个名额还要等几年呢。今年看是让安安还是华子去。”

    ?没等陈奶奶回答,安安和陈安华就进了屋:“爷爷,让哥哥(老妹儿)去吧,我多等几年。”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两人对视了一眼,安安抢先道:“我才十六岁,女孩子晚几年出去才好,才不会被欺负。而且我还想跟爷爷多学几年医呢。再说了,工农兵大学里面教医学的少之又少。一般能进去的都是大城市的有关系的女生。我这个农村出来的小村姑容易被欺负。”

    ?陈安华哪里?不知道妹妹是在为了他而推脱。他知道这里面的理由有一部分是真的。但绝对不到三分之一。他当然知道,村里的人是绝对不愿意找一个像小妹这样的媳妇儿的。村里的姑娘十七八岁就嫁人了。若是老妹儿不走出去,以后可怎么办呢?就像爷爷说的那样,他的关系也就只有那点。另一个名额什么时候拿下来,只有天知道了。

    ?老两口看见两个小的面对利益也能考虑对方,心下欣慰。最后还是大家长陈爷爷道:“反正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才去,我们再好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