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 > 伊塔之柱 > 第十二章 王冠之下无柔情

第十二章 王冠之下无柔情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rubao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方鸻忍痛拿出火柴盒——里面只剩下一半了——轻轻划燃火柴,微弱焰光这才照亮了一小片范围。他举着火光在地上翻了一个身,忍不住抽了一口气,浑身痛得像是散架似的。

    火光映出周围的环境,上面地平台距离下面有六七米高,他看到自己的魔导炉还静静地落在平台边缘,一动不动。上面的怨魂这时候已经消失了,先前的尖笑像是幻觉,只犹回荡于黑暗之中。

    方鸻隐约感到自己的身体是不是被强化了,从这么高掉下来竟没伤筋动骨,他细细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既没骨折也没怎么。这放在之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体质属性肯定应该是有大幅度提高的。

    不过没有角色界面,他也无法确切地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在方鸻都习惯了,他在卡普卡学习炼金术,不是一样和其他人不同,没办法自由加点的么。最后也这么过来了,虽然新手阶段是有点长。

    他举起火光,这才发现不远处有一具已经发黑的骸骨。那应该是个女人,骨架纤细,佝偻着身躯歪歪斜斜地靠在墙上。它头并不在脖子上,而是滚落在一边。

    这是一具星辉枯竭而死的遗体。

    方鸻有些意外,他相信能进入这里的不会是选召者,由于死寂区又只对辉光物质生效,那么这具骸骨只可能是因为星辉完全消逝而死在这里的原住民了。

    是努美林精灵?

    但又不太像,他看工匠协会藏书介绍,古代努美林精灵身材高大,平均身高在两米或以上。而这具骸骨体格玲珑,甚至比他还矮一些。

    这可能就是那怨魂的主人。方鸻心想,他恰巧也知道关于这种亡灵的一些生僻的知识——怨魂是地缚灵的一类,通常被束缚在死亡的区域附近,喜欢引诱其他人重复自己的经历,踏入死亡的怀抱。

    这么说来它是失足而亡?

    他抬起头看了看,这个高度要摔死人问题不大,但要把头摔出去那么远就有些离谱了。他再看了看那遗体,也不像是头先着地的姿势。

    除非它可以把脖子摔断之后再从地上爬起来——

    这个突然生出的古怪念头让方鸻哑然失笑,他觉得自己完全是自己在吓自己,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变成亡灵也不是马上复生的,何况她已经变成怨魂了。

    这时火柴烧到了他的手,他赶忙甩了甩将它息灭掉。

    周围黑暗再一次降临,站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深中,方鸻下意识去拿第二根火柴,但他的动作忽然僵住了。他忽然觉得那怨魂的行为有些古怪,亡灵可不懂得什么是恶作剧,这些受邪恶意识主导的扭曲存在,对于生者怀着一种极度的仇恨,它们的一切目的就是尽可能地制造同类。

    它去什么地方了?

    他正这么想的时候,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咔嗒咔嗒,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声音清脆,犹如骨骼撞击在地面上。

    方鸻血都凝固了。

    那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

    他猛然向前一扑,有什么东西在他背后抓了一下,那里长袍被切开了一口巨大的口子,背后凉飕飕的,伤口火辣辣的痛。

    他顾不得疼痛,赶忙划亮了火柴,转过身,只见黑暗之中一张血盆大口向自己扑来。当然,说血盆大口可能有些不恰当——那是一张铁皮巨口,锯齿状的大嘴里布满了金属构件。

    一头巨型构装犬,有近乎一人那么高。

    方鸻猛然间明白过来,那个骸骨的死法是什么了,被这东西给吻上一口,断脖子太正常不过。它们肯定是那东西引来的厄,真该死!

    他赶忙向后一滚,让那构装犬一口咬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闲置了太久的缘故,这老古董有些摇摇晃晃的,动作也没他想象中快。但方鸻还来不及高兴,黑暗中就亮起了一盏盏红灯。

    七八头构装犬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咔嗒咔嗒,那是它们金属的爪子与地面相碰发出的声音。

    方鸻手中的火柴持续燃烧了一半。

    他毫不犹豫,转身就逃,不管逃不逃得掉,总之留在这里肯定是死路一条。但方鸻起身还没走出两步,脚下忽然有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一下失去重心腾空飞了出去。

    重重摔了个狗吃屎。

    方鸻眼泪都差点摔出来了,忍不住暗骂了一声谁这么缺德,东西乱丢。他顾不得疼痛,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但忽然发现背后有微光传来。

    方鸻怔了一下,下意识地回过头。

    他看到了绊倒自己的那东西,竟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发出光来。

    那竟是一顶王冠,由二十一枚星辰彼此并列构成。其他的星辰都是由秘银锻造,只有中央那一枚星辰是由水晶琢成。而此刻,正是由那枚水晶内散发出湛湛青光。

    方鸻看到那光都愣住了——青蓝相间的光芒在黑暗中流转,美得好像是一个梦境。但那不是那匕首上一模一样的光芒吗?只是这光要纯粹多了。

    他还在疑惑,却意外地发现那些构装犬好像很畏光,在远处踌躇不前。

    方鸻见状大喜过望,好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赶忙爬起来一个箭步过去捡起那王冠,双手将它举起来。王冠上光明大盛,那些构装犬果然畏缩地后退了一步。

    天无绝人之路啊!

    看到这一幕方鸻不由长长出了一口气。但再下意识看了看那水晶上流转的光芒——真的和当时匕首上发出的那光一模一样,湛湛青光中间或有蓝光的波纹,非常独特,如梦似幻。

    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吗?

    他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问题,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厉啸,一头构装犬像是被炮弹击中一样。飞起来与方鸻错身而过,撞在他后面的金属墙上。

    一声巨响之后,七零八碎的零件才从那个方向滚了过来——其中包括对方的一只金属眼睛。

    黑暗中又划过一道白光,另一头构装犬巨大的头颅应声而落。方鸻这才意识到有人到了,他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另两头巨犬倒下的情形。

    太快了,他估算这些构装犬起码也是十级出头的生物,但不堪一击,来者起码是二十级以上。第四层级的话,也要比丝卡佩和魁洛德高出一个层级了。

    但方鸻隐隐感觉可能更高。

    构装生物也有基本的智慧,见到这一幕明白敌人不可战胜,纷纷四散而逃。而那个未知的攻击者也没有追击,只是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借着王冠上的光芒,方鸻看清了对方的身影。

    弥雅穿着一身紧身衣,锁骨之间的星状坠饰闪闪发光,与他手上的王冠如出一辙。无瑕的脸蛋上,淡银色的眸子倒映着如星子一样的光芒,静静地看着他。

    她手中两把修长的战刃,在黑暗中散发淡淡荧光,一左一右地佩戴着——那还是方鸻亲手修复的。

    “我没想到你会到这里来。”

    “弥雅,你来了……”

    方鸻心中有万千疑问,在看到弥雅的那一刻,都化为了飞灰。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像是被塞了七八个线团,开口说了一句语无伦次的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弱智——

    “把它给我,艾德,它对你没用。”

    弥雅看了看他手中的王冠,声音轻柔,不疾不徐。

    方鸻这才反应过来,低下头将手中的王冠转了半圈,看着上面的纹饰,并用手摸了摸那青绿色的水晶。

    这真是一件精湛的艺术品,银色的质地上刻满了花鸟图案,上面是常春藤与野玫瑰,还有石南,山川与洞窟、城市,但不像是精灵们的风格,更像是矮人们的作品。

    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来:“这是?”

    “海林之冠。”

    方鸻楞了一下,再看了看手中的王冠。“……这就是海林王冠?和晨光圣剑一起打造出的矮人的圣物,考林—伊休里安的两大象征之一,它不是失踪了一百多年吗,怎么会在这里?”

    “那是一个挺漫长的故事,”弥雅答道:“你想听的话,我可以说给你听。”

    “那倒不用了,”方鸻摇了摇头,他对这王冠的故事也有一些了解:“……它对你很重要吗?”

    弥雅轻轻颔首。

    方鸻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它递了过去。但他松开手,王冠却并没有脱离他的掌心,而是悬浮在空中,猛然间光芒大盛。方鸻看到,自己手背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个王冠的纹徽,转眼之间就已经生成了一半。

    “这是……”

    他忽然住口,视野中再一次浮现出了之前的幻景:密密麻麻的数据流从眼帘中垂下,一页页窗口打开,自检完成之后而又合上。

    那是完整的选召者界面,方鸻这一次真正看清了。

    “我……我放不开它……”他震惊得不能自己,正想叫弥雅来帮帮自己,但话还没出口。弥雅忽然动了,一个箭步走上来用手捂住他的嘴巴。

    这是方鸻第一次和心目中的女神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他几乎能嗅到对方手指间淡淡的清香,像是花瓣的味道。他感到心脏都快停跳了,一下连眼前的幻景都顾不得了,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

    弥雅目光定定地看着他,眸子里清澈得像是湖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匕首还带在身上吗?”

    方鸻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匕首已经遗失在地下了。但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还是点了点头。那一刻了他忽然看到弥雅微微低下头,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什么?方鸻愣了一下。

    但忽然之间,他感到自己心口微微一凉。

    弥雅一手捂着他的嘴,举起右手由下向上一送,锋利的战刃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刺穿了在那个位置搏动的心脏。动脉血喷溅而出,顺着她的刀刃漫涌而出,刺目犹如鲜红的葡萄酒液。

    方鸻眼底映着那刺目的红,他再看了看弥雅平静的脸,直到两者都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弥雅,你……”

    “对不起,艾德,”弥雅静静地答道:“但我必须拿到它。”

    这一次他终于听清了,但身体也无力地滑了下去。

    前者扶着他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让他轻轻靠在自己身上,这才低声说道:“不必担心,艾德,你不会死。那把匕首是一枚残缺的龙魂载体,它至少具备苏生的力量,纵使是死寂区也无法阻止。”

    “这是我欠你的,艾德……”

    她小心翼翼地让他平躺在地上,方鸻双眼已经开始失焦。

    她还说了一些什么,“……制造它的水晶,和这里很有渊源,我本来以为它会在你引开‘刻耳忒’的时候保你一命,但没想到却用在了这里……”

    后面的话方鸻已经听不清了。

    但他心中实质上在大喊——艾塔黎亚的众神在上,那枚圣水晶的力量,他早就已经用过了啊!不要啊!救命啊!

    弥雅终于松开了手,但力气早已远离了他的身体,方鸻张了张嘴巴,结果只喷出一口血沫子来。他徒劳无功地试图抓住弥雅的手,用尽全力想要告诉她——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但抓了一个空。

    反倒是弥雅握住他的手,神色平静地看着他渐渐失去生命力。

    方鸻的手终于垂了下去,意识在飞速离开他的身体,那顶王冠这才从半空中垂落下来,当一声落在地上,滚了几圈,上面的光芒骤然之间黯淡了下来。

    只有那半个纹徽仍坚定地留在他的手背上。

    一切声音似乎都远离了,在一片模糊中,方鸻看到一双纤细的手捧起了那王冠。那道安静的目光,最后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说了一句什么,才转身离开。

    只剩下一片黑暗,与渐渐彻骨的冰寒。

    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吧。

    方鸻心想。

    在一切来得及暗下去之前,他忽然想到另一件事。

    艾塔黎亚,好像还没有偷渡者在死寂区出事的先例。

    等一下——

    他没有辉光物质设备,不会真的死在这个地方吧?

    方鸻忽然想到了这个毛骨悚然的可能性。

    ……

    地月轨道之间的星门始建于世纪中叶,前身是欧盟通往小行星带矿区的一座太空港,在六十年代末期废弃。《苏瓦声明》签订之后,这座港口被重新启用,并改造形成了今天的模样——

    星门在第四轨道上往下看,有点像是一枚被立起来的白色指环。但白昼——即太阳直射的时候,它熠熠生辉,映衬在海蓝色的背景上,显得异常的宏伟与壮美。

    而与之相比,俄罗斯联邦的联盟二十一号补给船只如同一个闪亮的银斑。

    飞船正在进入停泊轨道,只是好像喝醉了酒,摇摇晃晃的。

    星港港区内,港务人员正在大骂毛子飞行员不守规矩,他们已经占用了三四条航线了,把日常计划搞得一团乱。两支机械臂正在缓缓靠近,试图将偏离航线的飞船重新拉到可控区域内。

    “他们再这么搞几次,我看我们又可以放假了。”一个小职员透过控制台的玻璃窗,看着港区内停泊的一长列飞船,开口说道。

    “主要还是人手不够的原因。”另一个人噼里啪啦在控制台上打开一堆开关,然后拿起对讲器,说道:“A107确认完毕,三号港区。”

    “因为最近对面又热闹起来了,诺,我这边又来了一个返回申请,还是个没设备的观光客,”第一个人听到蜂鸣器的响声,回头看了一眼屏幕。“第二世界的大战已经影响到第一世界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批观光客返回了,我看看,这家伙是六个月前进入的,嚯,呆得够久的啊。”

    他随手在触屏上点了几下。

    “说起来,你那个朋友呢?”

    “你是说黄?”那人笑了起来:“那家伙接私活,被关禁闭了。他运气好,要不是现在紧缺人手,说不定要上军事法庭。”

    “接私活?”第二个人有点不可思议,仿佛听到了一个历史名词,咂了咂嘴:“现在还有人接私活,观光通道不是开了好几年了么?还有这种傻子?”

    “总有一些傻子。”那人无奈地摊了摊手。

    这时候第二个人忽然站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窗外港区。“什么情况,出来了好多人,有人团灭了?这可不得了,谁把那么多没星辉的人送上去的?”

    “是死寂区的战斗吧?”第一个人反应了过来,也看向那边。

    而港口区内。

    丝卡佩正一脸苦笑地看着从星门内走出来的魁洛德。

    “你也出来了?”她带着些调侃地问道。

    “是啊,”魁洛德拥抱了自己女友一下,脸上的神色十分落寞:“其他人呢?”

    “几个小姑娘正在外面哭呢,其他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丝卡佩叹了口气,那种仿佛真的死了一回的滋味,实在是令人难受。她摇了摇头:“你在通道里有看到艾德吗?”

    魁洛德楞了一下:“他没出来吗?”

    他起先有些惊讶,但紧接着,与自己的女友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了有些惊喜的笑容来。

    “这小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