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 > 顽妻上岗:总裁大人定力足 > 第八十八章 暗恋二少的美女教练

第八十八章 暗恋二少的美女教练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rubao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不定自己常去的面馆什么的地方,都有可能是属于他的,要想逃过他的魔爪,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小婉,明白了吧,你现在可以随便点、随便吃、随便喝。”于非蓝望着被震惊到的李小婉说道。

    “不用了哈,还不饿。”‘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蒙在鼓中也就罢了,偏偏已经知道咖啡厅老板是风聆筝,还是别让他抓住把柄,再说对西餐之内的东西,自己实在是提不起食欲。

    还记得去年和欣儿去逛超市时,在超市二楼西餐厅点的一份意大利面,看着是挺有食欲的,当放在嘴里时,就再也没有吃下去的欲望。

    “不用客气,筝,你不会舍不得吧?”于非蓝看向风聆筝不可一世的帅颜问道。

    “蓝,你好心一片也要看别人领不领情?”风聆筝眼角随意扫向四周,均是座无虚席。

    而好些客人都起身向风聆筝打了招呼,不过他们除了冲着风聆筝的名声之外,还有一大半原因是这里的咖啡及其他点心之类的东西是实在美味,有很多客人都是慕名远道而来。

    比如靠窗边坐着的那一排外国绅士和美女,他们每一次来中国出差或者旅游,都会不辞万里过来喝一杯地道的风氏咖啡,还曾多次建议风聆筝在他们所在的国家去开分店,但都被风聆筝婉言谢绝了。

    风聆筝的喜好特别另类,他所统领的商业王国,很多在营产业都是没有分部一说,大多都只开设在A市里,可就是有无穷的魅力,能让别人不远万里赶来,有的只是为了品尝一杯咖啡、有的只是为了品尝一块点心、有的只是为了购买一件衣服、也有的只是为了一睹风家二少的真容...

    在风聆筝的人生字典里,他早已视金钱为身外之物,或许有人会说,既然不那么在乎钱了,那就多捐些给灾区或者身患重病、无钱医治的人吧!

    可你又怎么知道他没捐过、没给过呢!不是说自己挣好多、就回馈好多出去,再怎么说也是他通过自己能力挣来的钱,他有权自己做出合理的处置。

    每一次风聆筝在网上看见对他道德绑架的评论,都是一笑置之。

    风家在慈善事业上所贡献的资金和物品,多到常人难以想象。

    风聆筝不是常人,因此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评判他,他有他自己的一套经商策略、更有与众不同的人生梦想。

    “筝,我们上楼吧!”于非蓝想到自己约的教练朋友在一个小时前就和自己通了电话,说已经恭候在咖啡厅二楼了,也只有在非常要好的朋友面前,才敢肆无忌惮的迟到。

    “你先上去,我过去打个招呼。”风聆筝对李小婉学车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愿意一起跟来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去见窗边的其中一人。

    “行哈,你办好后发个信息。”于非蓝何等聪明,再说又隶属于一个团队,只不过就算是一个团队,都有各自亲自负责、旁人不能插手的人和事,一是分工合作、事半功倍;二是为了安全起见。

    不上去最好不过,李小婉很怕风聆筝会当着教练的面,又给自己增加什么难度,本来就已经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再加大力度,不得直接崩溃掉,还谈什么学车。

    上了二楼后,于非蓝领着李小婉往最里面的一个包间走去,进包间后,就见到一个打扮得非常时尚的美女正用咖啡勺轻轻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动作优雅、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

    “嗨,珍。”于非蓝直接坐到了叫珍的美女旁边。

    “于少爷,花儿都快谢了,你才慢吞吞的赶过来。”珍显然是在抱怨。

    “我错啦,你要怪的话就怪筝,我是受他的影响,才不能准时赴约的。”于非蓝把责任推给了风聆筝,他知道自己一提到筝,珍就会把放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转嫁到筝的身上。

    “他也来了吗?人呢?”珍脸上的表情有着细微的变化。

    “来啦,在楼下,办完事就上来。”和珍认识了已有十几个年头,她心里所想于非蓝比任何人都清楚。

    好在珍别无所求,她现今已结婚生子。

    珍是一个聪明人,她懂得知难而退的道理。

    “你就是蓝要我教你学车的那位美女吧?”珍撇开了话题,她将视线移到李小婉的身上。

    “是的,您就是于总给我介绍的美女...教练?”完全出乎李小婉的想象。

    “对的,我不像吗?你以为所有教练都是男的吗?或者是从未见到过有我这么漂亮的美女教练?”珍的一番笑言,打破了横在李小婉和她首次见面时产生的局促气氛。

    “说实话,还真是的。”李小婉也不拐弯抹角。

    “你是叫小婉吧,小婉,你别看我美丽动人,我在驾校里可是出了名的女魔头,你要小心哦,如果不认真学车,别怪我不顾你于总他们的面子哦!”珍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认真负责、铁面无私,作为大型知名驾校的老板,完全无需亲自上阵施教,无奈她天生就是好动的人,你让她在家里安心做个官太太,比要了她命还严重。

    “美女...”李小婉不知道珍姓什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称呼她。

    “小婉,珍姓薛,你在学校里叫她薛教练就好。”于非蓝看出了李小婉的为难。

    “行哈,薛教练,我一定会努力去学的,只是我这人天生就胆小、尤其是对车子一类的东西,会有种恐惧感,也曾给自己留下过阴影。”李小婉意识到自己是很难打倒内心的心魔。

    “小婉,不要灰心,在我们驾校学车的学员,像持有和你同样心理的人均不在少数,后来还不是在我和其他教练的调教和鼓励下,都战胜了心魔、赢取了胜利。”在珍看来,李小婉是要比其他学员稍微弱一些,不光在胆量上、也在她的反应速度上。

    可自己是谁、自己是公认的驾校女魔头薛珍,没有自己教不会的学员,只有自己不愿意教的学员。

    别问她为何一眼就能看出李小婉身上存在的弱点,她的一双慧眼、是独具一格的。

    “谢谢薛教练的鼓励,我也希望能不让自己失望,那薛教练,学费呢?是现在给您还是拿去学校给您?”李小婉都忘记问于非蓝与学费有关的事情。

    “蓝没和你说过吗?我们正好在搞一个惊喜活动,为了庆祝驾校创办五周年,这周之内来学车的第六十六个学员的学费全免,你非常幸运哦!”薛珍按着事先和于非蓝商量好的对策说,实则是于非蓝已经帮李小婉交了学费,连风聆筝都不知道。

    当时于非蓝在和薛珍在电话里提到,说李小婉处境困难,而且她要学车的话,肯定是得报VIP班才行,否则以风聆筝定下的一个月之内就拿到驾照的期限,报普通班、按学时上课,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非蓝清楚是风聆筝故意透露给他的,风聆筝要让李小婉继续留在风家的理由,多到不计其数,还不至于利用李小婉学车的事情来故意为难她,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要是报VIP班的话,那就得多花三倍的价钱,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薛珍也曾执意不收,只是敌不过于非蓝的软硬兼施,最终还是妥协了。

    于非蓝替李小婉交的学费,实际上是间接在替风聆筝交,他知道风聆筝是不会拉下颜面替李小婉去交的。

    “薛教练,是真的吗?”李小婉半信半疑,她有想过是别人已经替她交过了,最大的可能就是于总。

    “我薛珍一言九鼎、一诺千金,难道你还怀疑我说话的真实性?要是你再晚来一天的话,活动都结束了,哪怕你仍然是第六十六哥报名的学员、哪怕你是蓝他们介绍来的,都是照价学车、分文不少。”薛珍略带生气的表情,彻底打消了李小婉心中的顾虑。

    也让李小婉彻底相信了活动的真实性,想不到自己真的如此幸运,竟然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学车:“薛教练,您别生气,我是不敢相信好运会降临到我头上。”

    薛珍在李小婉把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的那一瞬,和于非蓝对视了一眼,表示于非蓝想要的结果已达到:“小婉,你平常应该是太不自信了、也太爱胡思乱想了,每个人都会有幸运神光顾的,就看你懂不懂得去把握。”

    薛珍看向李小婉的眼神深沉,仿似话里有话,以李小婉目前的理解能力,她是无法理解到薛珍未言明的意思。

    “那我今天还真挺幸运的,谢谢薛教练、谢谢于总。”李小婉还没有自不量力到拍着胸脯说:咖啡我请了。

    “你太客气了,咖啡都要凉了,先喝咖啡吧!对了,明天一早我会安排教练过来接你,你现在是我们学校的VIP学员,无论对普通学员、还是VIP学员,在一定范围内,我们都是包接包送的。”薛珍再一次给李小婉减轻了她的顾虑。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和于总了,原谅我以咖啡代酒,敬薛教练和于总一杯。”李小婉站起身,仰头一饮而尽。

    这一幕恰好被走过来的风聆筝给瞧见,“真是暴殄天物!”

    “筝,你怎么才来,小婉学车的事情都已谈妥了。”薛珍在真正面对风聆筝时,表现得非常自然。

    有些人、只适合远远的去欣赏;不属于你的、不能去强求;与其在强求后毫无结果、连朋友都无法再做,何不用另外一种心态去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