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 > 生死突击 > 第525章财帛动人,比不过二十年情

第525章财帛动人,比不过二十年情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rubao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到扎兰的女子顺着侍应生的手指看向卡座那边,正看到王莽拉着果果的手在那一顿腻歪,就由衷的露出一抹笑意,然后迈步就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莽子·····”这女人站在后面轻声叫了一句。

    “唰”王莽,徐锐他们回头看见卡座外面站着的嫣然,就全都站了起来,王莽诧异的问道:“然姐,你怎么来了?”

    徐锐连忙拍了下小九和邓锦州,说道:“让开,给然姐让个地方,有点眼力见哈”

    来的是鄢然,大圈在香港这一年多里,鄢然一直过着低调隐居的生活,轻易不会在大圈中露面,也从来不会掺和大圈的任何事,但从安邦到王莽还有徐锐和李奎他们,对鄢然一直都非常敬重,并且全都是真心拿他当大姐来看的。

    因为大圈在香港的初期,住在九龙城的贫民区里,白天的时候全都去码头扛包打杂,鄢然则是留在家里打理,这帮粗汉子们的日常生活,从吃饭到洗衣全都是这个女人干的,如果没有鄢然在后方给他们搭理,安邦他们的日子过的肯定猪狗不如,甚至在大圈最艰难的时期,鄢然也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全拿了出来救济他们。

    后来,大圈逐渐好了起来,鄢然也没有再露面,就自己带着熹仔一直独自生活,但王莽和徐锐他们则是隔三差五的去看看她,留下一些生活费。

    这是个不争不抢,却骨子里却十分倔强的女人,她仿佛永远都独处于世外,不进红尘,白的好像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

    鄢然冲着徐锐笑了笑,摇头说道:“我不过去了,我来找莽子说点事,莽子你跟过来一下”

    “好叻,然姐”王莽回头说道:“你们先喝着,我去下哈”

    王莽和鄢然离开酒吧大厅,就往楼上走,黄果果看着鄢然的背影小声问道:“她是谁啊?”

    徐锐说道:“如果黄连青在安邦心里的地位是奶奶那个级别的,但然姐在安邦那,就相当于是被供起来的菩萨,当初刚接手扎兰的时候,然姐差点被人给祸害了,邦哥和王莽几乎把一个二世祖给废了,不过她向来比较低调不爱露面,所以一般很少有人见过她”

    “哦,长的好漂亮,好友女人味啊”黄果果由衷的说道。

    李奎八卦着说道:“哎,那可不是么,邦哥差点就拜倒在然姐的脚底下了,要不是黄连青出现的话······”

    王莽跟着鄢然边走边问道:“姐,你来是有事啊?”

    “嗯,有点事想求你下”

    “姐你开玩笑呢”王莽挺不乐意的说道:“有事你就说,什么求不求的”

    鄢然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想用点钱,你那里有么?”

    “啊,多少啊?”

    “五千,差不多就够了”

    王莽挠了下脑袋说道:“我这肯定没有啊,钱到我这里基本没焐热呢就没了,你跟我上去,到魏爷那里去拿”

    “行”鄢然也没拒绝,寻思了下点头说道。

    往楼上走的时候,王莽就打听道:“姐,你怎么了?家用不够了啊?”

    “不是,家用的钱够了,自从熹仔走了之后我在家里很闲的,我看见家里那边有个报摊往外出兑,我就想着给盘下来”

    上次李长明来香港,安邦跟他提完之后,就把熹仔让他给带了回去,这小家伙一门心思想要当兵入伍,李长明就把孩子送到了岭南军区,打算过几年后再把他带到万岁军,鄢然就独自一人在家,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实在无事可做就打算自己干点什么。

    王莽皱眉说道:“姐,出摊啊?那是不有点太辛苦了,要不你去魏爷公司呗?”

    “不了,我什么都不懂的,自己随便做点什么就好了,莽子有你们照顾我也不是很愁的,只是不想一个人在呆下去了,不然我怕自己会傻掉的······”

    王莽和鄢然上了楼,从魏丹青那里拿过五千块钱交给了鄢然,她带着钱走了之后,没过两天就把看上的那个报摊给盘了下来。

    另外一头,赵宗德再和魏丹青见过面之后,就开车直奔鸿升楼去了,车停到门前等着张耀良下来。在魏丹青扔出那份永利酒店的股份时,赵宗德就已经动了心,只是他得要为自己的动心,来找一个恰当的借口,而不是真的让人以为,他为财帛动了清除张耀良的念头。

    “德哥······”张耀良出来后,看见车里只有赵宗德一个人,就挺诧异的。

    “耀良,坐上来吧”赵宗德主动为他推开副驾驶的车门,张耀良拉开坐了上去。

    “啪”赵宗德拿出烟自己点上后又递给了张耀良一根,两人坐在车里默默的抽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一根烟抽完,赵宗德才看着车窗外,轻声问道:“阿良,你跟我多久了?”

    9s

    “二十二年了”张耀良直接张口就回道。

    “很久了啊”赵宗德转过头,微笑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社团?”

    张耀良愣了愣,随即摇头说道:“从来都没有过,我出道就是跟着你,在和生堂二十几年,我得以为自己会老死在社团里了”

    张耀良回了这一句后,心里就有点翻开了,赵宗德不会无缘无故的和他谈起这个话题的。

    “耀良,既然你没想过要走,那怎么会干出吃里扒外的事呢?”

    “唰”张耀良顿时楞了,脑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魏丹青在背后捣鬼了,他连忙说道:“大佬,你这是听谁说的,我会出卖社团么?”

    赵宗德笑了笑,手指翘着方向盘,缓缓的说道:“这段时间,我和伟文还有社团里的人一直在猜测,是谁几次通风报信给大圈,你也知道的,对吧?至少得有三次了”

    张耀良嗯了一声,点头说道:“是”

    “啪,啪”赵宗德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你能不能解释下,你老婆名下曾经有一家投资公司是怎么回事?虽然这家公司成立后没多久,就又注销掉了,但伟文还是查到了这个记录”

    张耀良咬牙说道:“对,曾经是有过,但是德哥,许纯芳是被人····”

    赵宗德拦了他一下,接着说道:“这个事先不提,那你和魏丹青私下里在一间茶馆见面,有这回事吧?然后没过多久,大刚的藏身地就被大圈给找出来了,有这回事么?”

    “我······”张耀良顿时哑口无言,那一次他和魏丹青见过面之后,对方先走的,但没想到随后就被黄伟文给撞上了。

    “阿良,好聚好散吧,行么?”赵宗德眼神忽然有些闪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