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 > 我家娘子种田忙 > 第233章 谁的侍女都是奴婢

第233章 谁的侍女都是奴婢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rubao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忍不住笑道,“好快啊!”

    结果一开口,就有风灌进了嘴里,于是呛咳起来。

    铁无双抬手扯了披风,替她当了所有冷风。

    大红的披风内外,一冷一热,好似两个世界。小米回过神来,嗅着满满的阳刚气息,越发觉得不自在,于是探头出去,瞧着前边好似有个小镇,就抬手掩了嘴巴说道,“义兄,咱们看看前边小镇有没有茶摊,等一会儿干娘他们吧。”

    “好。”铁无双极力挺直胸膛,身形很是有些僵硬,正想什么出了神,听得这话就应了一声,抬手给随在后边的十几个亲卫打了个手势。

    立刻就有两人加快速度超越过去,先行赶去了前边的小镇。

    待得小小米过了新奇劲儿,被颠得七荤八素,终于赶到小镇的时候,两个亲卫已经包下了镇头的茶棚,擦抹好了桌椅。

    小米下地时候软了脚,若不是铁无双扶了一把,怕是要立刻同大地亲密接触了。

    好不容易坐到长条凳上,她长长松了一口气,苦笑道谢,“谢谢义兄,本来以为骑马简单,没想到这么艰难。”

    铁无双扫了一眼茶壶,见擦抹的还算干净,这才倒了两杯。

    “你这般,已经算好的了。我第一次学骑马,吓得大哭。”

    “真的?”小米差点儿喷了茶水,镇守一方的一品侯,居然学骑马还会哭鼻子,连她这小女子都不如。

    铁无双点头,丹凤眼挑起,笑道,“五岁的时候!”

    “噗!”小米的茶水到底没保住…

    “义兄,干娘不在,你可不能这么欺负我?”

    铁无双哈哈笑了起来,邪魅的眉眼难得满满都是明朗。几个亲卫也跟着笑个不停,倒是惹得刚刚窜进茶棚的高仁好奇,问道,“什么好事,你们笑成这样?”

    几个亲卫都是看的一愣,倒是小米习以为常,抬手替高仁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小辫子,然后给他到了茶,随口应道,“我跟着义兄呢,没什么危险,你跑来做什么?”

    “哼,你骑马跑了,还不准我跟来?”

    高仁眼角扫过铁无双,又道,“再说了,这年头坏人多了,谁知道你会不会被卖了还替人家数钱?”

    “胡说什么?”

    小米敲了高仁一记,从荷包里拿了几块小巧的月饼,赶紧把他嘴巴堵了起来。

    果然,高仁有吃的就乖巧很多,凑在她身边不再阴阳怪气。

    “义兄,高仁脾气怪,你别同他一般见识。以后相处久了,互相熟识就好了。”

    铁无双点头,嘴角勾起,倒是不见被冒犯的恼怒,“无事,不过这位小兄弟好快的脚程。不知师从何人,功夫如此了得?”

    高仁双眼微微眯起,手里的月饼捏成了扁扁的饼子,一口吞了下去。

    小米好似没有看到,又掏了梳子出来给高仁重新梳辫子,随口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高仁是我…嗯,一个朋友的小厮,平日在家里住久了,我当他是弟弟一样。他脾气不好,可也不随便伤人,是个好孩子。”

    高仁听得这话,手背上的青筋慢慢就平复下来,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半眯着眼睛,哪里还有方才那般吃人猛虎模样,十足的家养狸猫,还是霸占炕头的那种。

    铁无双丹凤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心里对小米口中那个所谓的朋友越发好奇。一个小厮都有如此本事,这主人到底该是何等人物?

    正是这样的时候,小镇里突然有鞭炮响起,茶棚掌柜家的小儿子悄悄从后门跑了出去,很快就抓了两块点心和几枚铜钱跑了回来,兴奋的同茶棚掌柜嚷道,“爹爹,刘大户家撒铜钱,发点心呢!”

    那茶棚老板是个聪明的,瞧出小米一行人身份好似不一般,生怕儿子扰了贵人歇息,赶紧撵了儿子去后边,转而嘀咕道,“真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最抠门的刘大户居然发铜钱!”

    可惜,他刚撵了儿子,却管不住自家婆娘。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人,人还没等道茶棚,已经是扯了嗓子喊起来,“当家的,你快去刘家吃喜酒吧!刘家选上那个火神教的侍女了,刘大户欢喜疯了,要开流水席呢。”

    说着话,她就进了茶棚,眼见有客人,很是尴尬的住了口,干笑道,“哎呀,有贵人在,我倒是不知道。”

    小米自从苏醒过来,就忙着养家糊口,倒是对一些小事没怎么注意。比如这里是崇尚道家还是佛家,这会儿想起就有些好奇,于是接口道,“无事,我们也是路过,听婶子说两句,也是新鲜。”

    那妇人扫了一眼自家男人,有些犹豫,不想高仁却是恼了,从怀里摸了一把铜钱就扔到了桌子上。

    “让你说就说,等什么呢!”

    那妇人吓了一跳,琢磨着这事也没什么大碍,就赶紧收了铜钱,笑着应道,“前几人,官府发了文书,说火神教选侍女,大伙儿本以为这好事轮不到我们头上。不想刘家的打小姐合了八字,报去官府,方才就传了消息,说选上了。让刘家送了闺女去京都呢!”

    “侍女?”

    小米听得疑惑,追问道,“那个火神教有什么好,怎么做侍女还要如此欢喜?”

    那胖妇人平日就喜欢说些闲话儿,又得了赏钱,自然是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小妇人一看姑娘就是个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这外边的事听说的怕是太少。要说这火神教,早些年,还是挺红火的,我小时候,我娘还总上贡烧香呢,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败落了。不过前些日子,官府突然贴了告示,说火神教要选侍女了,大伙儿这才张罗起来…”

    小米听她半晌说不到关键,就催问道,“我是问,火神教怎么能让官府贴告示,而且大伙儿还这么欢喜做个侍女?”

    那妇人拍手,奉承道,“哎呀,姑娘就是聪明,这话可说到点子上了。您是不知道,这火神教的侍女可是金贵着呢。原本只有京都那些当官人家的闺女才能选的上,而且都是自小就去火神教侍奉,回来之后都嫁了好人家。就是当今贵妃娘娘,也是火神教的侍女呢。皇上专宠娘娘多年,可是人尽皆知。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火神教居然指定了生辰八字,不论出身呢。所以,刘家的小姐才能入选。您说着是不是走了大运,只要去侍奉火神几年,回来之后说不定就入宫…不对,不能入宫,但也能嫁个高门大户做主母呢。”

    小米正倒茶水,听了这话,下意识就接了一句,“为什么不能入宫,贵妃不就是侍女出身吗?”

    “哎呀,姑娘不知道啊,不是不能,是已经有人占了先。听说火神教的教主把个什么神使赏给太子为妃,已经留在后宫了。说不定过几日就成亲…”

    那妇人说的兴起,刚要喊自家男人给自己倒碗茶润润喉,就听得“啪”一声。

    小米脸色苍白,脚下的碎瓷片分外明显,“呃,抱歉,我失手了。”

    “没事,没事,”那妇人哪敢抱怨,方才得的那些铜钱足够买上十几个茶碗了,“姑娘别动,我这就拿扫帚去。”

    说着话,她就要跑去后边,不想又听得一声脆响。

    高仁直接跳了起来,骂道,“该死的,早知道他不可靠,我就不出京了!”

    小米脑子里轰隆隆响个不停,鼻子里热辣辣的,好似有什么要爆炸一般,她胡乱抓了一只茶碗就张口灌了下去,这才觉得好过了一些。

    “高仁,别恼,兴许…”

    “兴许什么,那地方的人有几个好东西!”

    高仁跳脚,眼见小米脸色白的同纸没设那么分别,他越发好似被人抓了心肝扔油锅里一样,“你等着,我给你出气去!”

    “回来!”小米晃晃脑袋,眼前有些发黑,“别闹了!你回去也没什么用…”

    “谁说我没用!”高仁还要说话,小米已经是摇摇欲坠,恍然间觉得有人接住了他,抬头时却不是日夜思念的那张面孔,于是极力扶着桌子站直身体,苦笑道,“义兄,方才许是吹了风,有些头晕。”

    铁无双好似半点儿没猜出什么内情,点了点头,扭头吩咐亲卫,“去看看车队到哪里了?”

    那亲卫应声,不等出门,大队人马终于到了。

    铁夫人不见小米迎上来,就有些奇怪,待得见小米被铁无双扶着,脸色前所未有的差,她顿时慌了。

    “出了什么事,小米怎么了?”

    茶棚老板夫妇眼见车队这般庞大,还以为大生意上门,正是探头出来要打招呼,结果被铁夫人的冷眼一扫,吓得立刻就缩了回去。

    铁无双却道,“母亲息怒,我没照料好小米,许是跑马太快了。”

    小米强忍了头晕,勉强笑道,“干娘,我怕是学不会骑马了,晕的厉害。”

    “不学就不学,身体重要。”

    风娘开了车门,帮忙扶了小米上去躺好,铁夫人摸了她的额头没什么热度,就黑着脸问向铁无双,“离的下个城池还有多久?”

    “加紧赶路,明日中午就能赶到。只不过今晚要夜宿野外!”

    “那就加紧赶路,”铁夫人立刻下了决定,“出门之前,陆先生嘱咐过,小米不能受寒发热。还是尽快赶到州府,万一有事也方便寻大夫。”

    “是,母亲。”

    马车停了这么一瞬,却是再次上了路,惹得茶棚老板夫妇可惜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