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 > 重生八零俏军嫂 > 第六百三十一章 你死我活

第六百三十一章 你死我活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rubao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蓝蓝猛然听到欧苏阳呼唤她的名字,心里顿时又惊又喜,情不自禁地扭头朝声音的方向望去。

    就在盛蓝蓝扭头的一刹那,丁维康十指愤张朝盛蓝蓝的颈部抓去。

    眼看着丁维康透着黑气的十指指尖抓向盛蓝蓝,魏淑梅发出一声尖厉的暴喝,伸长玉烟袋朝丁维康的双手横扫过去。

    盛蓝蓝马上回过神闪身跳开,又掏出一叠符纸燃亮,朝丁维康念动咒语。

    此刻盛蓝蓝已顾不得周围是否有路人经过了,更顾不得欧苏阳在场看到她使用山阴秘术。

    盛蓝蓝燃着的是最后一叠符纸,如果还不能制住眼前的男人,后果将不堪设想。

    丁维康的指尖差点触到盛蓝蓝的颈项,被魏淑梅横扫过来的玉烟袋给撞了开去。丁维康恼羞成怒一把握住玉烟袋锅一瞬间把魏淑梅扯到身边,反手扣在魏淑梅的咽喉上。

    “蓝蓝,你给我过来!不然我捏碎这老太婆的颈骨。”

    丁维康的脸扭曲变形,嘴里发出万浮山的声音,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显得特别诡异可怖。

    “不要过来,继续念……”

    不等魏淑梅说完,突然听到“咔嚓”一声响,还未等她来得及看见万浮山的脸,身子慢慢向地面滑去。

    万浮山双手一松,魏淑梅轰然倒地,中式大褂后衣襟被风吹散开,罩在了魏淑梅的额前。“啪嗒”一声,魏淑梅手里的玉烟袋掉到马路上,横在了万浮山的脚边。

    “就凭你还想拿住我?自不量力,老不死的东西!”

    万浮山狂笑着踢了魏淑梅一脚,又飞起一脚把魏淑梅的玉烟袋踢向路旁的矮树丛里。

    “蓝蓝,咱们可是父女缘份,你今天帮我永生,我一定不会亏待你。让你和你的子孙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咱们将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万浮山一步一步朝盛蓝蓝逼近,离盛蓝蓝还有两米远的距离,他的脚步再也移不动了,到底他还是怕盛蓝蓝手里燃着的符纸。

    也不知为什么,刚才魏淑梅燃符纸念咒,万浮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盛蓝蓝如此这般操作,万浮山明显感觉到心悸迷乱,神思开始恍惚。

    万浮山朝盛蓝蓝挤出一丝慈爱的笑容,撞上盛蓝蓝燃着两团火焰的双眸,只好又避开。伸手摸着刚刚被魏淑梅燃着的玉烟袋锅烫伤的脸颊,神情又恢复冷厉恶毒。他想明白了,盛蓝蓝和魏淑梅的突然出现就是要致他于死地的。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再不用顾着什么父女情长……

    其实万浮山的心里也没有多少父女之情,他不过想借着这个由头让盛蓝蓝心软,以便他达到吸取盛蓝蓝鲜血永生的目的。

    突然后背传来破空之声,万浮山急忙回头,还没看清什么,脸颊突然一阵剧痛。

    欧苏阳短拳连击不给万浮山丝毫还手之力,万浮山的脸顿时肿如猪头扑倒在地。

    知道欧苏阳过来援手了,盛蓝蓝却不敢分神,依然全神贯注地摧动梵文咒。盯着将要燃尽的符纸,感觉到万浮山的魔魂依然凝聚不散。

    魏淑梅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如果燃完最后一道符纸还不能克住万浮山的魔魂,那盛蓝蓝和欧苏阳都将会有危险。

    盛蓝蓝急了,使劲咬破舌尖嘴里顿时充满咸腥的血液。

    盛蓝蓝正要张口朝万浮山喷去,发现万浮山离她的距离有点远。只好移动脚步朝倒地的万浮山走近。

    “小心!”

    欧苏阳冲到近前挡住盛蓝蓝的脚步,伸腿踢落万浮山手里的匕首。暗黑的匕首闪着寒刃插到地上,万浮山一个鲤鱼打挺跃起。

    这时盛蓝蓝手里燃着的符纸跳跃着熄灭了。盛蓝蓝顿时惊得花容失色。

    万浮山看了一眼盛蓝蓝手里燃烬的纸灰,哈哈大笑起来。

    “欧苏阳,我的好女婿!你说你干嘛把我从你的身体里挤出来,不然咱们一家三口永生永世在一起多好!”

    万浮山阴狠地笑着。

    “呸!你赶快受死,回你的六道轮回。”

    欧苏阳伸手去擒万浮山,万浮山也不躲避,狰狞着挥起透着黑气的双手迎向欧苏阳。

    盛蓝蓝的符纸燃尽,万浮山再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一双黑手硬生生接住欧苏阳擒来的双掌,仰天大笑。

    “天助我也!”

    万浮山喊完,就像吸盘一样吸住了欧苏阳的双掌。无论欧苏阳怎么向后腾挪,双掌依然被万浮山吸住动弹不得半分。

    眼见着欧苏阳的脸色开始泛黑,盛蓝蓝心急如焚,知道过去拉欧苏阳也是枉然。显然万浮山的魔魂已经魔力大增,正在吸取欧苏阳的精气。

    “用……烟袋……打他……”

    魏淑梅的脸一直对着万浮山和欧苏阳的方向,此时睁开眼睛,气若游丝艰难地吐出一句。她也不知道盛蓝蓝能不能听到她的话。

    心急之下,五官特别专注,魏淑梅微不可闻的一句话落入盛蓝蓝的耳中。她立刻奔到矮树丛寻找魏淑梅的玉烟袋。

    玉烟袋在矮树丛里闪着柔润的光泽,盛蓝蓝抓起玉烟袋,折身奔向和欧苏阳僵持在原地的万浮山身后。挥着玉烟袋打在万浮山身上,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法器不灵!

    盛蓝蓝胸口涌起一股热血,连带着早已溢满口腔的鲜血喷薄而出,全喷到了万浮山的后背上。

    万浮山感到后背像被灼着了一般,不由自主回头看,双手力道顿时弱了几分。欧苏阳趁机跳开。

    “这里还有一张。”

    欧苏阳掏出一张银色符纸递给盛蓝蓝。

    万浮山长啸着又扑头盖脸过来,欧苏阳抬脚踢去,双手击在万浮山的胸口。万浮山挥手死死抓着欧苏阳的手腕,这回无论如何他也不肯再放手。

    刚刚抓住欧苏阳双手的一刹那,万浮山发现欧苏阳的身上竟然有着绵绵不绝的能量,比那个古老的鸡血壶好用多了。

    万浮山相信只要吸尽欧苏阳的能量,他一样可以重生。万浮山不要做别人的替身,他要做回他自己。

    看着欧苏阳重新变黑的脸颊,盛蓝蓝不再犹豫,燃亮银色符纸塞在玉烟袋锅中,朝万浮山的背心拍去。